萌妻难驯第五百四十七章还差一点点

2020-01-24 11:04:18 来源: 静安信息港

萌妻难驯 第五百四十七章 还差一点点

""=""="

这么多年来,蒋斯喻很少过问她的事,无论是公事还是私事,都给了她最大的发挥空间。[燃^文^书库][]所以,她很难习惯别人对她的生活指手画脚。

在苏黎世的夜家别墅,因为孩子的教育问题,她dǐng撞了夜云山。

可对象换作陆文英,她説不出口。

顿了一会儿,她才回过身,十分婉转的开了口,“陆院长,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我已经插手这件事,就再也脱不了干系。所以,我必须留下,别无选择。”

真是个倔丫头!

她从xiǎo就是这样,一旦认定一件事,就会一条路走到黑。

重重叹了口气,陆文英还是没有放弃劝説,“你知不知道这样会给你和三个孩子带来麻烦?尤其,洛xiǎo天心性不定。万一,他倒向洛琳那边,你们会很被动的。”

“我清楚后果和风险,但并不认为对手有让我手忙脚乱的本事。”

她的説辞霸气侧漏,却换来陆院长一声叹息,“漫漫,别忘了,你首先是个母亲!”

“我的孩子必须面临这些事情。就算现在没有类似的遭遇,以后也会遇到。该来的躲不掉,如果xiǎo天真像您所説的那样,变成洛琳的帮凶,我不会放过他。”

一脸释然的笑了笑,陆雪漫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争论下去,把目光投向了不远处那只安静的美男子。

“再説,即使一无所有,他还是他,不会变成摆设。”

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当陆文英对上那对深不见底的眼眸,顿时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尴尬的笑了笑,她扭回头,压低了声音説道,“我不管你刚才那番话是不是故意説给他听得,总之,你都要认真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好,我会的。”

“你答应了,必须认真考虑。”直到陆雪漫diǎn头,她才离开了两人的视线。

陆院长走后,她察觉到男人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神色间流露出微不可见的玩味。抓起案板上的面团丢过去,板起面孔,冷斥道,“杵那儿玩行为艺术呢?还不赶紧过来帮忙!”

轻轻松松接住面团,权慕天低低的笑了,卷起袖管,挨着她坐下。

“做这么多,吃的完吗?”

“外面有六只魔星,千万不要xiǎo看他们的战斗力。你敢不敢跟我打赌,待会儿芋圆出锅,根本没有咱俩的份。”

xiǎo女人説的煞有其事,他还是将信将疑,“不会那么夸张吧?”

这次我赢定了!

“你赌不赌?”

她信心满满,权慕天却罕见的摇了摇头,“不赌!”

这厮明显不正常好吗?

鄙夷的扫了他一眼,陆雪漫的眼中满满的都是嫌弃,“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

“这一次你稳赢。明知必输无疑,我为什么要跟你打赌?”手上的动作不停,转眼间,软塌塌的江米团被他塑造成了无比标准的圆形。

看了看他手里的圆球,又看了看自己的成果,某女整个人都不好了。

做什么都这么完美,让人羡慕嫉妒恨啊有木有?

板过那张俊脸,她捏着男人高挺的鼻子,一字一顿的问道,“你赌不赌?”

“不赌!”

“为什么?”

懊恼的白了他一眼,陆雪漫觉得这个男人没劲透了。

“拜托你搞清楚状况好不好?我现在身无分文,赌输了都没钱付账。”蹭了蹭她的肩膀,权慕天坏笑着説道,“要不然,你借我diǎn儿?”

这厮又卖萌!

“一个芋圆一万块,你干吗?”

悠长的目光迅速在案板上扫了一眼,他的眼中涌入一重晶亮,却故作不满的切了一声,“要是软民比的话,还是让佣人来吧。”

嘿,你还傲娇上了?

给你diǎn儿颜色就灿烂,给diǎn儿雨水就泛滥,完全不能忍啊!

“你想用什么货币结算呢?”右手掂着擀面杖,陆雪漫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xiǎo女人笑的人畜无害,他却嗅到了家暴的危险气息,佯作惊慌的向外挪了挪。退进了安全距离,他随即摆出了一副无赖相,“怎么也得是欧元吧。”

果然是人穷志短!

本以为他会人穷志坚、不为五斗米折腰呢!谁成想,他这么没有节操,分分钟见钱眼开!

扬了扬眉毛,陆雪漫冷冷説道,“我説的是英镑,谢谢!”

“成交!”

翘着二郎腿坐在那儿,她越想越后悔,一下子给他这么多银子,实在太亏了!

失算,太失算了!

他包的芋圆完美的像艺术,我怎么样才把银子坑回来呢?

摸着下巴想了又想,陆雪漫终于有了主意。清了清嗓子,她故意拖长尾音,不冷不热的吩咐道,“那个谁,我口干,给我沏杯茶。”

“沏的好给钱吗?”

钱钱钱,你掉钱眼儿里了!难道你不知道谈钱伤感情吗?

可看到他贼溜溜的表情,某女禁不住勾起了嘴角,却强忍住笑意,一脸淡漠的説道,“沏不好扣钱!”

你上辈子一定是抠死的!

“您想喝什么茶呢?”

眼前的男人一副奴才相,她越看越想笑,“正山红。”

“稍等。”

抽身把手洗干净,权慕天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茶叶。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厨房面前,他被彻底搞败了。

十分钟过去,等他搜遍了厨房的每一个角落,陆雪漫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不仅如此,她手边还多了一套茶具。

干干的笑了几声,他拿过其中一杯茶,浅浅抿了一口,“这茶真不错,你从哪里找到的?”

“等你沏茶,我早就渴死八百回了。”蓄满男人的茶杯,她眼珠一转,一本正经的继续道,“我刚才説过,沏的不好扣钱。你不仅没沏成,还连累我亲自动手。所以,扣钱不算我欺负你,对吧?”

抽了抽嘴角,权慕天恍觉掉坑里了,“你打算扣多少?”

“十个芋圆。”

你这么不厚道,真的好吗?

“你怎么不去抢啊!”

啪的一拍案板,她不悦的反问,“包一个芋圆一万英镑,咱俩到底谁在抢钱?”

“寄人篱下百事哀,没地位啊没地位,简直是一出人间惨剧!”一声叹息溢出唇角,男人自顾自的感叹,“有钱的是大爷……不对,你是大娘!”

陆雪漫不淡定了,抓起一把面粉甩过去,“你才是大娘呢!你们全家都是大娘!”

“你敢不敢丢的再准一diǎn儿?”没料到她会突然出招,权慕天一不留神着了道,视线一片模糊。

“我向来很准的……”话没説完,她就觉出了不对,“你怎么了?”

“你説呢?”

他循着声音转过脸,当一张妥妥的xiǎo白脸跳入眼帘,陆雪漫华华丽丽的笑喷了。

某男满脸黑线,低沉的语调里带着控诉的意味,“你有没有diǎn儿同情心?还不赶紧给我吹吹?”

“哦。”

用湿毛巾抹去面粉,她轻轻扒开男人的眼皮,吹了几口气,“能看见了吗?你的眼睛好像没有问题。你到底能不能看见呀?”

xiǎo女人饱满的唇瓣近在眼前,骨节分明的大手悄悄攀上她的后腰,若无其事的説道,“还差一diǎndiǎn……”

她不懂了,看不看的见还能只差一diǎn儿?

这很不科学啊!

“什么叫还差一diǎndiǎn?喂,你干嘛……唔……”

妖孽般的俊脸迅速在眼前放大,等她察觉到男人的意图,已经被堵住了呼吸。

晚饭之前,芋圆作为开胃的甜出现在餐桌上。香甜的气息扑面而来,顾雅熙立刻食欲大增。歪着脑袋看了看妈妈,她好奇的説道,“妈咪,你和爸爸做芋圆做的好辛苦哦!”

她被女儿懵懂的话搞蒙了,“西西,你想説神马?”

“妹妹的意思是,你和爸爸满身都是面粉,才做了这么diǎn儿芋圆,所以……”咧开嘴,顾明轩很不厚道的笑了。

秒懂了儿子的意思,陆雪漫冷了他一眼,“吃你的吧,哪儿那么多话!”

“妈,你会不会想太多了?我只想説你和爸爸都是第一次做芋圆,一回生二回熟,再接再厉哦!”

噗……

究竟是我想歪了,还是你一个xiǎo屁孩知道的太多了?

xiǎo儿子完美的复制了某人的腹黑,跟他计较只会越説越错,不如见好就收。打定了主意,抽身去她照顾白允儿和欧阳睿。

坐在洛xiǎo天身边,森缇亚踢了踢他的脚,示意他主动与权慕天和解,却被他无情的忽视。

他的反应让森缇亚的倍受打击,嘴巴撅得老高,烦闷的搅动着浓稠的汤汁,却一diǎn儿食欲也没有。

察觉到她神色间的异常,陆雪漫笑着説道,“森缇亚,麻烦你过来帮我打个下手。”

“好。”

与此同时,徐全有在海都城郊的私人会所中见到了沈韵。来之前,他找到了正骨医生,把错位的下巴归了位。即便如此,骨伤以及让他疼的死去活来。

然而,这些统统不是问题。最要紧的是,在12个xiǎo时之内拿到解药、救出母亲,否则,他就会变成哑巴。

由于不能説话,他只能把要説的话写在纸上。

“你要我做的事,我都做到了。现在,可以放了我妈了吗?”

瞧他那副狼狈的样子,真让人恶心!

冷了他一眼,沈韵的声音冷的不带半分感情,“我当然会信守承诺。但在这之前,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能説话了?还有,跟你一起去的那些人都去哪儿了?为什么只回来了你一个!”

大庆油田总医院集团乘风医院
黑龙江银屑病医院预约电话
河南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江西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海南能治牛皮癣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