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勇逐步摆脱对美联储政策依赖

2019-05-22 10:04:02 来源: 静安信息港

王勇:逐步摆脱对美联储政策依赖

美联储会议毫无疑问是本周全球金融市场的重磅事件,在会议结束后,伯南克表示年内或缩减QE,明年年中结束QE。海外市场随即出现大幅下挫,主因是美联储退出QE渐行渐近,时间表基本明确。笔者认为,经济全球一体化进程日益加快,新兴经济体崛起已经对全球经济产生重要影响,在这样的环境下,全球市场应逐步摆脱对美联储政策的依赖。

三大顺风条件基本具备

在现行以美元为国际货币的货币体系下,美国货币政策具备特有的优势,可以完全根据自身经济稳定目标来制定货币政策,而完全不顾扩散效应。这就容易形成美国货币政策与全球货币政策的冲突。而冲突之后,各国货币政策总是被迫为美国货币政策让路。这也正是在现行国际货币体系之下,美国的货币政策对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运行能够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这种效果的传递机制是,美联储政策动向影响美国国债市场收益率,引起国债收益率变化,而国债收益率变化又会通过资本流动传递到其他金融市场,从而引发其他金融市场的动荡。

由于美国国债市场是世界上活跃的债券市场,各类投资者包括共同基金、银行机构、保险公司、外国政府等都配置美国国债,巨额的成交量和良好的流动性使其在全球金融市场中占据重要地位。同时,由于美国国债被视作无风险证券,其收益率为无风险利率,是金融市场上众多金融产品定价的基础,反映了市场参与者对经济未来走向的预期。因此,作为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的风向标,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变动对全球市场的影响尤为重要。

目前,受美联储退出QE预期影响,美国国债收益率的攀升和海外热钱回流美国,给新兴市场带来恐慌。本轮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复苏力度持续疲弱,主要是因为缺乏三大顺风条件:财政刺激支持、房市复苏以及对经济前景的信心。不过近期随着房屋销售、耐用品订单等一系列经济数据的公布,似乎三大顺风条件已基本具备,于是市场对美国经济复苏及QE相机退出的预期也逐渐升温。

就财政刺激支持而言,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局5月份发布的预测,2013财年美国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将降至4%,这意味着短期财政紧缩加码的概率降低。对于房市复苏情况,美国全国地产经纪商协会(NAR)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经季节性因素调整后,4月份成屋签约销售指数为106,较3月份上升0.3%,较上年同期上升10.3%。而NAR上月稍早时公布数据显示,4月份美国新屋销售增长2.3%,至季调后年率45.4万套,高于市场预期,而成屋销售增长0.6%,年率达497万套,同比增长9.7%,达到2009年11月以来水平。除了房地产数据外,近期美国经济数据中还有类似的积极信号,即对经济前景的信心。美国商务部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美国个人消费支出经向上修正后为增长3.4%,创2010年第四季度来增幅,这些数据都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美国三季度消费有望恢复涨势。

但是,鉴于美国制造业的复苏步伐可能依旧蹒跚,国际权威部门预计,二季度美国GDP环比增速将在1.5%左右,还不及前几轮复苏平均水平的一半。而6月15日,IMF下调美国2014年经济增长预期,从3%下调至2.7%,同时预计美国今年经济仅增长1.9%。为此IMF敦促美联储,应小心处理其退出政策,以免扰乱全球金融市场。因此,会议结束后发布的决议宣布,将坚持每月购买850亿美元债券的计划。同时,联邦基金利率水平则继续保持在.25%的超低水平。

全球经济应尽早实现多极化

尽管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发布会上指出,可能的情况是从今年末开始缩减购债计划,至2014年中某个时候终停止QE。但伯南克明确表示,上述推断建立在略偏乐观的经济预期之上,即在财政政策紧缩期美国经济仍能实现加速增长,失业率能延续去年9月以来的缓慢下降势头,而通胀率缓慢向2%的目标值接近,这些都是他预测明年中期结束QE的基本条件。再加上诸多迹象表明伯南克会在2014年初第二届任期结束后将离开美联储,目前奥巴马已开始物色新主席人选。如果届时以上条件不能满足,或即便都能满足,联储新主席是否也持同样观点还存在一定变数。

笔者认为,与其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被动受美联储的政策牵制,不如主动出击,尽早改变这种窘况。新兴市场经济体长期的外向经济使之被迫纳入既广且深的美元体系,由此产生了维系这种体系的利益集团。毫无疑问,自由经济及对美国的依赖,令新兴经济体实现了的繁荣,但各国完整的工业体系也受到严重侵蚀,固化在国际分工微笑曲线的低端,致使结构调整与产业升级缓慢,地区发展失衡加速,两极分化加剧,有些国家甚至还面临跌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

因此,在新的形势下,新兴市场经济体摆脱对美国的经济依赖就越发显得重要。而具有战略性的举措,就尽快扭转近期金砖国家经济与货币走势恶化的局面。同时,加强金砖国家的扩容和合作,让全球经济尽早实现多极化。更重要的战略举措则是,努力打破美元体系,各国应当做好逐步降低美元在国际储备货币中的比重的准备。同时,近一波全球市场震荡已开始扭转欧洲二线国家国债收益率下降的情况,希腊、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国债的收益率再度上升,这一趋势显然对欧元不利。

为此,国际社会应加强政策协调,共同促进欧债危机问题尽快得到彻底解决,确保欧元稳定。同时,我国应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让人民币提早加入SDR。稳步推出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措施,提出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操作方案,进一步扩大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规模,增加人民币境外直接投融资以及人民币境外交易等,通过这些路径进一步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尽快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以此形成和增强国际货币间的竞争格局,终摆脱对美联储政策的依赖。

旅游直通巴士将开通每年可送4000重庆客游荔波
“日本美欧派”走红网络 连女人也难敌魅力想摸摸(图)
《泉州电视台一套新闻频道》广告报价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