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成了前男友的表情包

2019-06-25 21:19:19 来源: 静安信息港

池杉在东京很是过了两天快活的日子。※杂ミ志ミ虫※除了她之外, 其他的人都在忙收尾工作, 那些收尾工作专业性要求高还涉及到公司高级资料,像池杉这种“新入职单纯只是过来陪男朋友的小助理”, 当然是没有资格也没有必要参与。所以这两天,池杉一直在忙碌地购物中。她接了很多代购的单子。而且由于下单者都是本校的学生, 代购商品的方向基本都是“平价、多类、多量”, 买起来真的是很麻烦。说实话, 逛街和购物,本质上还是有那么一点区别。逛街能够给人带来愉悦感, 而根据清单采购商品,对于池杉来说,就是一间很痛苦的事情了。好在她此刻, 内心尚还充满了对赚钱无尽的热情和, 只要想到多买一张面膜就能多抽取一份代购费, 再大的苦再大的累,都变成了通往金库路上的小石子不值得一提。更何况这两天, 陆峪先生简直难得的好伺候。她什么时候带饭回来,什么时候就是他的饭点, 完全不责怪早了或者是晚了。而且她带回来什么他就吃什么, 一点质疑和抱怨都没有。昨天晚上,她不小心拿错了餐盒,把自己的蔬菜沙拉放到了他的房间里,等到她意识到这件事匆匆抱着鳗鱼饭去找他时,就看见桌子上的蔬菜沙拉已经吃了一半。男人站在门口, 目光里透出几分困倦和疑惑“找老子什么事”“没事。”池杉忽然觉得,要是陆峪能够一直维持着这两天的状态的话,他就会成为自己心目中的天使老板。当然不可能。出发去机场的一小时前,这位大哥敲开了她房间的门,喊她帮他煮一碗方便面。池杉揉着酸痛的肩膀和迷蒙的眼睛,找出几张外卖单给他,让他自己点个外卖。陆总颐指气使地拒绝了,声明自己就要吃那天晚上的方便面。还要加两个温泉蛋。池杉拧着眉毛“现在离午饭才过去多久,你吃这么多不怕撑死吗别吃了吧我的老板。”“等会儿就要上飞机了。”“所以呢”男人垂下眼眸,长睫毛的阴影盖住眼下的青黑,显得有些低落“我不想吃飞机餐。”“飞机餐太难吃了。”“”池杉叹口气,认命地去给他煮泡面。果然,煮鸡蛋的时候又多出来两个失败品,直接往他碗里加了四个蛋。陆峪拨着碗里的面条“池杉,你是想利用高胆固醇毒死我”池杉“爱吃不吃”陆总终还是面不改色地把“毒药”咽了下去。不过有一件事情还是让池杉很高兴。他们本来订的是直接飞往澳门的航班,但因为公司出了点事,陆峪必须要回公司一趟,所以机票临时又改了签。改成了回京城的票,在京城待一个晚上,然后第二天晚上再从京城出发飞往澳门。也就是说,池杉可以趁着这个时间,把东西放回宿舍安顿好,而不用拎着几大箱东西在旅途中奔波劳顿。实在是太棒了这个好消息让池杉浑身都洋溢着快乐。她甚至还专门为自己化了一个欧美风全妆,艳光四射地把一个行李箱并一个大布袋搬到了陆峪的房间。“陆总,我来借你的行李额了”“谁给你的这么大个箱子”“跟晁榆借的,他东西不多,箱子太大,提着太麻烦,我就把自己的手提箱暂时跟他换着用。”陆峪挑挑眉“你跟他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没有啊。是他自己过来找我的,我看他那么迫切地、热情地想要帮忙,也不好意思不接受嘛。”其实一开始晁榆过来找她的时候,池杉自己也吃惊的很。但是一看他热情中带着点讨好和迫切的态度,死命要把那个大箱子往她手里塞,她就忽然明白了什么。根本就不是东西不多箱子太大提着太麻烦。而是借着这个理由过来赔罪的而已。如果池杉只是公司的普通员工,哪怕跟她打起来也不会有事。但她居然是陆峪的女朋友,那这个事情就完全变了个样儿,晁榆心惊胆战地思考了两天,终还是放下身段好好地去服了个软。他完全不想失去在山谷的这份工作。山谷目前规模不算太大,但正是因为规模不大,他一个刚毕业的年轻人,才可以经手负责那么多大项目。这在大公司,根本就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况且,虽然目前山谷跟那些大型公司还没法比,可发展潜力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陆峪向来不会亏待下属,薪酬待遇也异常丰厚。只要一直在山谷干下去,他就是初代元老,上市后必定能分到股权。傻子才能舍得这么好的发展机会。好在陆总那女朋友,虽然人是高傲了一点,倒也不斤斤计较。很痛快地就接受了他的示好,还拿了几袋面条给他。就一个行李箱嘛,还不是名牌,几百块钱的事,随手再买一个就是了。晁榆送箱子送的心满意足。背后的大功臣陆总看她得意洋洋的样子,嗤笑一声“狐假虎威。”池杉冲他翻了个白眼,亮闪闪的珠光眼影几乎要飞到天上去“你不要以为你有多大的功劳,晁榆这事儿翻篇了,尹寻菱还没有呢,她可比晁榆麻烦多了你知不知道还有你那个远在澳门的红颜知己,你知道我因为你,在这个世界上一下子多了多少个敌人吗我要是有天被投毒囚禁割脖子,肯定就是你害的。”“哦。”陆峪对着镜子,漫不经心地刮着胡渣,“那我要怎么补偿你呢”池杉伸出一只巴掌“给钱。”陆峪大款很爽快,直接把钱包丢给了他。然而池杉在钱包里翻来翻去,终只找到几个日元钢镚。纸币全是人民币,加起来还只有一百三十二块。她把钱包丢到一边,再次把巴掌伸到他面前“给我一万。”男人终于瞥了她一眼“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我去打车。”池杉大爷似的伸着手要钱,语气能有多拽就有多拽,“谁让你吃面吃了那么久,现在还磨磨唧唧地刮胡子,坐地铁肯定来不及,只能打车了。”“行吧。”陆总从兜里掏出手机,“微信还是支付宝”“我要现金”池杉真的要被他的愚笨给气死了,“要日元现金你以为东京哪辆出租车会给你扫码转账吗”“老子没现金。”陆峪拧着眉毛,“我之前不是让尹寻菱给你了日元吗怎么,她没给你”“哦,这个啊。”女生的声音一下子低了八度,“她给了呢。”“那钱呢”“”说到这个,池杉就有点心虚。他们到日本的天,尹寻菱就给了她一个信封,里面全是日元。正常情况下,公司当然不会那么贴心地给出差的员工准备那么多外汇,但是考虑到池杉还是陆峪的助理,需要负责他的衣食住行,而陆峪又是个非常挑剔的人,所以尹寻菱直接给她准备了好大一笔出差资金。当然了,这些钱都是要记账的。多退少补。一开始,池杉完全就没有“挪用公款”的念头。但是没想到,陆峪居然出乎意料的好养活。都到两天了,她手里还剩下不少钱,池杉瞅了瞅记事本上老长老长的代购单子,又瞅了瞅自己钱包里所剩无几的几张日元,打算先借用一部分“公款”,到时候有空了再去银行换钱,或者回公司后,直接返还人民币。所以她花着花着,兜里连一万日元都拿不出来了。陆峪看着她那心虚的表情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他微微挑眉,语气极其嚣张“哎呦,花完了啊”“不过怎么会花完了呢”男人眨着眼,漆黑的眸里全是笑意,“据我所知,那笔钱应该够你买一年的鳗鱼饭了。池杉,你该不会是被骗了吧”池杉就是承认自己被骗了也不敢说自己是胆大妄为地挪用公款了。但是承认自己被骗了岂不是显得自己有点蠢她垂着脑袋“我弄丢了。”“怎么弄丢的”“就是那么弄丢的。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一个不小心就不见了。”她极其灵活地转着眼珠子,“不过我之前问过南宫问天了,他说回公司后,可以直接用人民币跟财务交账的。”女生抬起帽带,面容肃穆,正义凛然“你放心,我这样的人,不会贪墨公司一分钱”陆峪慢悠悠地“哦”了一声。他说“长这么大一个人,出去买个饭,还能把钱弄丢,你怎么不干脆把自己给丢了池杉,你真是笨的让我发愁。”池杉一声不吭。低着头,背着手,委曲求全地让他数落。她太明白陆峪这个狗逼的鸡贼程度了。他一开始就猜到她把这笔钱花到了哪里去。但他偏偏不揭穿,拐弯抹角地用莫须有的名头来挖苦她,奚落她。她还不能反驳。因为一旦反驳,不就想到于自己承认了自己私吞公款苍天可鉴,她打心底里没想过要吞墨公司半分钱。她只是暂时借用一下而已。好吧,“挪用公款”这个罪名,也并没有比私吞好听到哪里去。还是一样会被陆峪挖苦和奚落。“是欸是欸,我太笨了,笨的让您发愁,我现在就去将功折罪,跟同事借点日元来打车,可以不”陆峪奚落完了,心情很好。大手一挥“去吧。”池杉顺利地借来了几万日元。虽然在她借钱的时候,尹寻菱一直狐疑地打量她“池杉,我之前不是给了你挺多日元的吗,你都花完了”池杉面不红心不跳地拿陆峪当借口“是啊,陆峪让我帮他订了好多个电饭煲,钱一下子就花完了。”“那电饭煲呢”“陆峪说托运带回去太麻烦了,让我寄回去,所以钱一下子就花完了。”后来陆峪走出来,南宫问天冲他打了个招呼,新奇道“老大,听说你买了好多个电饭煲,日本的电饭煲真的那么好用我以为都是新闻炒出来的呢。”陆峪收拾领结的动作顿住,微一挑眉,看向一旁的池杉。女生冲他用力眨眼。见他毫无反应,池杉耷拉下表情,痛苦至极地用唇语跟他表白爸爸再爱我一次。陆总叹口气“是啊,挺好用的。”“爸爸谢谢你。”陆峪就这样,背着“电饭煲小王子”的恶名,带女儿上了回国的飞机。至于其他人,由于后期的协调工作,还要在东京多待一周。陆总行程忙得很,一下飞机后,连拾掇整理的时间也没有,就忙着要回公司处理事情。不过因为顺路,他还是把池杉送到了学校宿舍门口。现在是放暑假期间,学校里没什么人。只不过有时候冤家的路就是那么窄,池杉刚从车上下来,脚都还没站稳,迎面就对上了倪璇的脸。倪璇和池杉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但由于池杉早上一年学,所以比她大了一届。a大的宿舍都是每一届自己随机抽签,外院这两届抽的楼号差了九万八千里,并不住在一个园区里。一个在西区一个在东区,隔得老远,平时多就能在学院里碰到那么几次。哪料到现在,就连放了暑假,也能在空无一人的宿舍楼前迎面撞上。果然,缘分这种东西,真是每天都奇妙的让人想吐糟。就在池杉迟疑着要不要打个招呼时,陆峪已经把行李从后备箱里拎了出来,懒洋洋地冲她喊“我帮你搬还是你自己搬”池杉的宿舍在四楼。这么多的行李,自己搬怕是会死。池杉“416谢谢。”男人迈着两条大长腿,拖着行李箱走进了宿舍,也不知道跟宿管阿姨说了什么,对方居然真的就放他进去了。池杉就转回头,跟倪璇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她觉得,她们俩之间这么复杂又深刻的关系,自己还是做不到视而不见。但对方只是看着她,没回应。直到把池杉看的莫名其妙,她才收回视线,神情复杂又冷漠,而后什么也没说,转身径直走了。池杉刚好这时,手机响了。“喂。”“你站那儿发芽呢,钥匙。”“你把行李箱放门口就行。”“不行。”男人的声音懒洋洋的,却带着几分命令式的强硬,“我得进去。”“你进去干嘛”陆峪站在楼道的窗户后面,垂眸望着楼底下的少女,语调漫不经心的,“我需要点现金,刚好你也是时候还钱了。“我顺便喝口热茶。”“对了,你帮忙把车里的电脑带一下上来。我顺便改段代码。”“”改你妈的代码。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如吃茶去、 1个;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十七 50瓶;27362785、hea89 20瓶;旧时光、dreay818 10瓶;七七敲kiyo 7瓶;27823787 5瓶;归、悠友爱 1瓶;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内蒙古白癜风医院
衢州治白癜风哪家专科医院好
珠海治白癜风哪家专科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