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珅拜访纪晓岚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1:17:16 来源: 静安信息港

大清国灭亡后,八旗贵族的魂灵们失去了尽享太牢的特权,每日里粗茶淡食没滋味,还要不时接受那些异族冤魂的口诛笔伐,往日的荣耀不复存在。这反差实在太大了,于是那些心有不甘的八旗魂灵成群结队,纷纷出游,去寻找一个重振家园的地方。经过艰苦跋涉,还真的在一个遥远的星球找到了新大陆,那里的地盘相当于华夏这么大,有山有水,鸟语花香,物产丰富,真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和珅作为大贪官,民愤太大,本来不在迁徙之列,上层念其年事已高,也曾有功于大清,经过研究决定赦其前罪,准予前往,但剥夺了他的参政议政权力。这是后话。  随着宇宙生灵的高度进化,科学技术飞速发展,那些旧有的制度不再适应社会的发展需求,为了祖宗基业的长治久安,层决定模仿地球人那样,进行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改革,自上而下抓经济,谁能挣钱就是新贵,任你学贯中西满肚子学问,没有银子一切都是扯淡。  和珅近有点烦。许多事情他总也想不透,心里憋闷难受,总想找个人聊聊,一般人等他也看不上,于是就想起了当年的老搭档也是老对手纪晓岚。许久无有联系,不知那老东西过成啥样了,不如趁此机会前往探看,一则找找乐子戏耍一番,二来把近来心中的不快倾诉倾诉,省得郁结难解,自己受罪。想到这儿,他一刻也不愿耽搁,即可动身前往。  故地重游,和珅轻车熟路。来到纪氏草堂,映入眼帘的是一副凄凉衰败的景象:草堂依旧,只是年久失修,风化严重,墙皮层层剥落,瓦檐上杂草丛生;门锁锈迹斑驳,门楣的正上方,当年名冠京城的牌匾尚在,只是“阅微草堂”四个烫金大字却因长期经受风霜雪雨早已变得模糊不清。  目睹此情此景,和珅不禁潸然泪下,可叹一代名臣,当年是如何风流倜傥笑傲群僚,如今沦落到这般境地,真是世态炎凉啊!  “梆、梆、梆”,“老纪在家吗?”“谁呀?”“和珅,老朋友看您来了。”  “吱呀呀——”一声响,破门打开了,一位佝偻驼背的老者出现在和珅面前,此人正是当年的风流才子纪晓岚。老伙计多年不见,今日突然造访,自是惊奇万分。  俩人进了书房,宾主落座,一番寒暄,自然少不了调侃。“哎吆,是什么风把和大人吹进草堂来,真乃蓬荜生辉啊!”和珅扫一眼案子上泛黄卷角的书卷,嘴角一撇露出不屑的神色,道:“老纪啊,您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知道当今天下是怎样的情势?”纪晓岚不愧天下才子,只见他眉毛一扬,出口成章:“太平盛世,歌舞升平,朗朗乾坤,风清月明!”端得是慷慨激扬,神采丝毫不减当年!和珅见老伙计人虽老了,可说起话来还是当年的味道,忍不住笑了:“老纪啊,您可真是三句话不离酸臭味,瞧您这破地儿,连草根布衣都不如,还生辉呢,拉倒吧!”见和珅讥讽带刺的样子还是当年那副嘴脸,纪晓岚不跟他一般见识,取出大烟袋,点上一锅,自顾自地吧咂起来。  “老纪啊,近都在研究些什么学问?说来听听。”“嗨,我一介书生能干什么?编纂《四库全书》续集呗!”一听这个,和珅更来劲了:“瞧瞧您,一点长进都没有,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干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知道什么叫与时俱进吗?你说说,你研究那些破学问有用吗?如今经济社会了,都在忙着挣钱过好日子,谁还有那闲暇工夫看你那些破玩意儿?怪不得整天只配吃那廉价的茴香豆,还得省着点,整个一当代孔乙己,活该一辈子受穷倒霉!”  纪晓岚一听这个有点不高兴了,想当年我纪大才子学富五车,满腹经纶,朝堂上下,舍我其谁,虽说清正廉洁,穷是穷点儿,可咱有朝廷俸禄,却也不缺吃穿。如今倒好,世道变了,一切向钱看,你纵有过世才华,不能创造经济效益,一切都扯。这些年房价奇高,物价飞涨,光靠我这点退休银两,别说购置新宅了,就连日常生活也是捉襟见肘。本来不想提这个,年事已高,有口饭吃就得了,如今被和珅一顿调侃,脸上实在挂不住,一股怒火冲上心头:“是啊,是啊,哪能跟你和大人比呢?想当年你和中堂凭借马屁伎俩,青云直上,出将入相,何等的荣华富贵,何等的风光无限!你身为当朝一品,权倾四野。圣上面前,你一付奴才相,唯唯诺诺,察言观色,竭尽阿谀奉承之能事;朝堂之下,你独揽朝纲,欺上瞒下,飞扬跋扈。为了敛财,你买官鬻爵,鱼肉百姓,过着荒诞淫逸的腐朽生活。可曾想到,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乾隆爷突然驾崩,你的靠山没了,嘉庆帝继位,他不吃你那一套,从此你一落千丈沦为阶下之囚,落得一个呜呜奄奄的下场,真乃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  这和珅天生一付贱骨头,明知道论嘴上功夫他永远不是纪晓岚的对手,可他偏偏爱这口儿,哪天听不到老纪的冷嘲热讽,他心里难受,总觉得缺少点什么,也可能是奉承的话听多了,换换口味调和一下,让体内的阴阳气血得以平衡。从这个意义上说,和珅还真可称得上是高明的养生专家呢。  闲话少扯。见纪晓岚话语停顿的当口,和珅见缝插针,道:“老纪您也别太得意,俗话说得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啊,这世道又变回来了,经济社会了,一切向钱看,只要能搞到银两,您就是能臣良民;没有银两,何来形象和政绩?没有大把大把的银两,您拿什么发家致富,光宗耀祖!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是吧?就拿您老纪来说吧,谁不知道您学富五车,汗牛充栋,通贯中西,才情四溢,这有什么用呢?您还不得清汤寡水艰难度日吗?瞧您这草堂破得,就算是历史文物吧,总也该维护维护吧,谁管您呀!”  听和珅如是说,纪晓岚心中大不悦。这要在以往是不能容忍的,士可杀不可辱,我堂堂纪大学士一代名臣,清正刚直,忠君爱民,朝堂上下,哪个不服,谁人不赞,岂容尔这苟营宵小之辈在这里大放厥词,真是岂有此理!纪晓岚本想怒而斥之,转念又一想,这又何必呢?如今自己退休多年,赋闲在家,早已两耳不闻窗外事,俗话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生那闲气干嘛!  毕竟年纪大了,经历了无数的岁月磨砺之后,当年的纪大才子早已没有了往日的锋芒。因此,面对老冤家的冷嘲热讽,他强压心中火气,以平静的口吻面带微笑地应对道:“是呀是呀,现今这社会啊,如你这样的人士又吃香了,能溜须,让上司心情愉悦,身体康健;能赚钱,增加府衙形象,自然是如鱼得水,八面玲珑了!恭喜啊,贺喜啊!”  按照以往的惯例,这会儿和珅早该美得屁颠屁颠的,刚才纪晓岚的一席话应该说句句说到他的心坎上了,全是他的强项。论溜须拍马,那是炉火纯青,普天之下谁人能比,连一代明君乾隆爷都被他忽悠得心花怒放,封为军机首辅,权倾朝野;论聚敛财产,号称天下贪,巧取豪夺无所不能,要不有那么一句话嘛,杀了和珅富了嘉庆。嘉庆何许人也?大清国君。大清国库亏空,全到和府了,可见富可敌国。  可如今听到纪晓岚的一番说辞,和珅并未如往日那样喜形于色,反而显得忧心忡忡,似乎还带点忧国忧民的样子,这在以往是不曾有过的。只见和珅轻“哎”一声,欲言又止。  见和珅这副神情,纪晓岚大惑不解,也就不再调侃,窃窃地问道:“怎么啦?和大人,纪某之言可有偏颇?”  “老纪啊,你有所不知,这如今呀许多事情让和某人无法理解,苦思冥想头昏脑胀的,也没能理出个端倪,近实在烦闷,故而前来叨扰,意与老友探讨切磋,还望不吝赐教。”和珅还很谦虚。  “噢,堂堂和中堂也有解不开的疙瘩,这还真是稀奇,不妨说来听听,或许纪某能为你理理思绪,分析一二。”  和珅轻咳一声,叹口气,这才切入正题,道:“如今啊,这人们怎么就变得这样了?和某是越来越搞不明白了。”  “愿闻其详。”见和珅一脸肃然,纪晓岚虚心倾听,静待下文。  “就说如今一些老爷吧,您为官一任,振兴一方,造福万民自是应当,为百姓谋取福祉,人家自然拥戴您,老爷就老爷呗,堂堂正正,就像人家包大人那样,何苦那么矫情,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奴仆模样?果真都能如范老夫子那样‘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吗?’”  纪晓岚吧咂一口旱烟,颇有感触地说:“是啊,哪像咱们那时磊落,不论你贪腐我清廉,都在面上,清清楚楚。现在可好,某些贪腐官员,越是身居高位者,越把自己隐藏得深不可测,外表上衣冠楚楚道貌岸然,讲起话来满口仁义道德,其实一肚子男盗女娼,龌龊至极。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出事之前都是孔府森,事发之后一概和家珅,看看你们森(珅)家闹得,好人坏人都让你们占了,真是的!”  一听到这里,和珅咧着嘴哭笑不得:“真有您的老纪,咱这是说正事,您还有闲心打诨逗趣,我看您是越老越没正形了。”  “开个玩笑,和大人千万别生气,此森(sen)非彼珅(shen)也!”  “前几天一位故旧来访,说某地方老爷为了净化社会环境,提高道德风尚,召集置下官员公然训示:从即日起,一定要把所有的青楼妓院彻底查封,让那些明娼暗妓就像过街的老鼠无处遁逃,抓住一个,游街示众,重重责罚,决不姑息!这一招果然奏效,经过连续的关停整顿,那些公然的污浊场所像从人间蒸发了一般,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人们恪守纲纪,知法懂理,朗朗乾坤之下,民风淳朴,安居乐业,一派太平景象。为此该老爷颇受上司青睐,着有司整理政绩资料,准备为其请功呢。殊不知此事被一风尘女子得知,颇是觉得滑稽,在与众姐妹闲聊时实在忍不住,‘噗哧’一声乐了,说‘去他娘的蛋!前天晚上还与我甜言蜜语,心肝儿呀宝贝啊叫着,要多肉麻有多肉麻,今天却在这里大讲仁义道德,廉洁正气,他可真会装蒜啊!’众姐妹一听,全都忍耐不住,直笑得前仰后合,不能自抑!”  话说到这儿,和珅自己忍耐不住,“嘿嘿儿”笑了。纪晓岚也笑了,忙接过话题,说道:“这叫个什么事儿啊,即当婊子你就别立那牌坊,真乃可乐之极!不过呢,如今兴这个,时代不同了,要正确理解嘛!哪像你当年,仗势欺人,横行霸道,直不楞凳进去,强行据为己有,无所顾忌,为所欲为!”  一听纪晓岚又把话题绕道自己头上,和珅十分不悦,强行辩解道:“老纪此言差矣!和某人当年再坏,也绝不去干那鸡鸣狗盗之事,做了就做了,绝不藏着掖着。强权社会,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自然规律嘛!”  “是啊,就凭这一点,你和珅比起眼下某些孬人要强过百倍,‘又当婊子又立牌坊’算个什么东西!”纪晓岚也有些激动,说话的语气不似刚才那样文绉绉了。  “还有啊,您说如今这些贪官,你贪就贪吧,追求享乐生活也算人之常情,就连咱们老祖宗孟先生还讲‘食色,性也’对吧,不贪你拿什么享受荣华富贵,光靠那点微薄俸禄成吗?你就算贪得无厌,赃可敌国,都不打紧,你这辈子消费不完可传予子女,子女再往下传,子子孙孙无穷尽也,是吧!可有一样,你别胳臂肘往外拐呀!我看不惯某些官老爷,动不动就崇洋媚外,拿着大把大把的黄金白银到洋人的国度里,去当个不受待见的寓翁,连婆姨家眷都到人家那里安家乐业了,这不是汉奸卖国贼嘛!和某人一向以为,中国的宝贝儿它就应该世代留在自己的国土上。这下好了,连八国联军的钢枪洋炮都用不上了,自己主动投怀送抱,主动去填充了人家国库,算个什么玩意儿!”  对和珅的这番高论,纪晓岚真是哭笑不得,说你混账吧,某些话似乎还有点道理,而且还透着几分仗义。他习惯性地扣扣烟灰,一付恨铁不成钢地的样子,道:“和二啊和二,你可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照你这逻辑,当了官就应该贪赃枉法吗?当初嘉庆帝是怎么修理你的,难道就忘了?真是没记性!”  “记得的,老纪,和某承认自己十恶不赦,可有一样您可得承认,和某再坏,总还是忠君爱国的。想当年和某人翻身落马之后,我那堆积如山的黄金白银不都完璧归赵填充国库了嘛!没有我和珅敛聚的这许多财产,他嘉庆爷拿什么去治理河山、屯兵边塞,只靠几句标语口号能成吗?因此嘛,从这个意义上说,和某还是有功于我大清的,凡事不要太过偏颇,要懂得一分为二看问题。”  这和珅还来劲了,本来是歪理邪说,让他说得冠冕堂皇,振振有词。纪晓岚嘴一撇,忍不住刺他两句,道:“吆吆吆,你个大贪官,还有脸在这里大讲‘忠君爱国’,懂不懂厚颜无耻四个字?你那赃款没被运到外国不假,那是当时的情势和环境使然,那个时候,我大清冠盖寰宇,威震四海,诸多洋人巴不得入我中华混个一官半顶的,有谁会傻啦吧唧地把自己交给那些蛮荒夷地,再者说了,那个时候闭关锁国,你有机会去周游列国吗?”  要说和珅这人吧,有时候也是死鸭子嘴硬,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还在那里狡辩:“不管怎样讲,我那财产它终归没有外流,和某人既不是汉奸也不是卖国贼,这一点总该承认吧!”  和珅是旗人,他永远成不了汉奸,不过那意思是清楚的,他没有出卖自己的祖国倒是真的。 共 611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治疗精索静脉曲张什么手术方式好
黑龙江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