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剑与诗歌佐茶 第六十章 诗情才气(1)

2019-10-13 01:21:03 来源: 静安信息港

以剑与诗歌佐茶 第六十章 诗情才气(1)

“剑胆?”

艾丽丝和孙苏合一边细细思索着这个词,一边巴巴地看向陆微霜。

“咳咳,别问我,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多少。”陆微霜脸上微红,咳嗽了几声以掩饰自己一时答不出来的尴尬。“说起来,道行修行本就是相当主观的东西。虽然也有一些共通的地方,但是,真正精微奥妙之处难假他人,与其问我还不如沉下心来问问你自己。”

似乎是因为辜负了眼前两双充满期盼的眼睛让陆微霜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强行做出云淡风轻的样子,用随口一提的语气对着艾丽丝说道:“对了,如果他这么飘着只是为了怕他伤到自己的话,那大可不必。所谓道行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自我的体现,如果不是刻意为之,自己又如何会伤到自己呢?当然啦,也是有一些道行有着自我混乱的特性,会导致丧失理智的自戕行为,但是这家伙的道行明显不是这一类的,所以放心好了。”

“真的?不早说!”孙苏合心中大喜,他早就受够了这种被人推来推去推着玩的木头人状态。

“呵,我本来不想说的。”陆微霜白了孙苏合一眼。“这下没得玩了。”

“哇,真是……”孙苏合生生压下了差点脱口而出的脏话,硬是挤出了一个笑脸。“真是谢谢你哦。”

艾丽丝啪地打了一个响指:“准备好了吗?”

“嗯。”

绿光如潮水般退去,魔法阵缓缓消散,孙苏合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拖着落到了地上。

“可以了,动一下试试?”

孙苏合双手一撑站了起来,拍了拍有些僵硬的脖子,然后原地活动了一下手脚,只觉得神清气爽,酣畅淋漓。他笑着打趣道:“哇,真爽诶,现在才知道什么是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艾丽丝握住陆微霜的手甜甜一笑,既然对方这么坦诚,有问必答,那么投桃报李也是理所应当。她主动问道:“正好,苏合也是那天的亲历者,可以帮我补充一下,我从头说起?”

“那了,赵淮南的小鬼去得晚了,我们只看到的一点片段,就听到颜欢哇哇大叫。说起来,你们为什么会和花火他们交上手?呃,方便说吗?”

“没什么不方便的,只是一个很愚蠢的误会,开始是苏合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进了杜拂弦的阵里,然后因为他身上的怨气,你知道的,反正有些反应过度,就交上手了。”

“我还以为你们是哪家请的奥援呢。正想着怎么有些不像,原来是杜眼镜这个笨蛋在乱来,呵,不意外,不意外。”陆微霜轻蔑地一笑,然后一脸严肃地郑重说道:“那么,拜托请从开始的地方说起吧。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艾丽丝右手一挥,掣出法杖,对着桌面轻轻一点。一股轻纱似的绿色光粒自杖尖流出,随着艾丽丝的心意在桌面上模拟出当时那一连串战斗的情景。这回自然不能和之前与孙苏合一起复盘那次一样把自家底细都抖个清楚,不过除了把自己的一些手段几句话带过以外,其他地方艾丽丝都讲得十分详细,因为她也想探探陆微霜对于那一战的看法。

艾丽丝知道自己的一切判断都是基于另一个世界的知识和经验作出的。这些判断究竟是否适用于这边的世界?又会有多少偏差?艾丽丝对此一直耿耿于怀。而现在正是修正自己判断的大好机会,陆微霜是这个世界的行家,就算她不明说,仅仅透过她的反应也能看出许多东西来。

基于这种考虑,艾丽丝原汁原味地将那一天的战斗在这方寸之间完全还原。她说得仔细,陆微霜听得认真,一时之间,宾主尽欢。

“斗战、阳火莲符式、御剑斩念,还有,山抹微云?”陆微霜眉头紧锁,用扇子轻拍手掌,沉吟了好一会儿,突然意味复杂地一笑,“被逼到这种程度了吗?了不起!”

“艾丽丝,我有个不情之请,我想试一试你那招“茶汤一会”。”

“这个……”艾丽丝没想到陆微霜会提出这样的请求。以她的见识应该明白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像这种秘藏的绝招是不会轻易显露的,多暴露一分,被破解的可能性就多上十分,关键时刻,这点差别很可能就是生死之别。这就如同神兵利器一样,不可以轻易出鞘,锋刃一现,见血方收。试一试?这样的话说出来已经犯了大忌讳,简直可以视为极其露骨的挑衅。但是,陆微霜此时提出,怎么也不像是蓄意邀战的样子。

艾丽丝有些摸不清她的意思,正想着怎么敷衍过去,就见陆微霜满是诚恳地说道:“我知道这个请求很冒犯。但是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总之

,请一定答应我。作为交换,什么条件我也愿意。”

“有这个必要吗?”艾丽丝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立刻问道:“难道为了逐鹿游戏?这个逐鹿游戏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这正是探一探这个所谓的逐鹿游戏究竟是怎么回事的大好机会。

“虽然我也参加逐鹿游戏,但是这件事其实和逐鹿游戏关系不大,是因为我个人的一些原因。”

“什么条件不条件的,说这些干嘛,我答应你了。”艾丽丝神情一肃,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来了,而且对方也已经展现了足够的善意,再推脱的话未免说不过去。实际上,艾丽丝心底也有几分跃跃欲试。之前和花火的那一战,自己这手得意招式居然未能一举建功,虽然有旧伤未愈和状态不佳这些外因,但艾丽丝心里还是觉得很是郁闷。

“开始吧,攻击我试试,抱着杀意来攻击我。”

陆微霜郑重地拱手行了一礼,“那我出招了,请小心。”

话音未落,陆微霜双手快速掐了一个法诀,然后左手轻按在心脏位置,右手虚握,只伸出一根食指,点在眉心印堂穴和额头神庭穴之间。空气似乎瞬间变得沉重起来,孙苏合下意识地退后几步,双手不自觉地握紧,掌心微微出汗,心里又是期待又是紧张。艾丽丝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饶有兴致地看着陆微霜。

孙苏合预想之中的激烈交锋并没有发生。陆微霜摆出架势之后便再没有进一步的行动,整个人如同木头人一样一动也不动。这是引而不发的意思吗?还是已经出手但我看不出来?孙苏合凝神一看,发现陆微霜虽然脸色不变,但是双眼之中满是掩饰不住的震惊和难以置信。

“什么时候?”陆微霜脱口问道,她下意识地扭头看向之前喝的那杯茶。

艾丽丝啪地一声打了个响指:“不是不是,和那个没有关系。我之前便在屋子里布置好了,念头一动就能发动。在这个屋子里没有人可以煞风景。”

“难怪,难怪,不战而屈人之兵,果然高妙,果然高妙啊。”陆微霜撤去架势,由衷叹道。她挥着扇子沉吟良久:“这一招,难道是从“诗情才气”化出来的?倒是有几分相似的味道。”

“诗情才气?”艾丽丝和孙苏合又是一脸疑惑,巴巴地看向陆微霜。

“和诗情才气没关系吗?呃,你们不知道诗情才气吗?”陆微霜哑然失笑:“算了,算我多此一问。你们之前不是问我逐鹿游戏是怎么回事吗?这个说起来还要着落到诗情才气上来呢。”

成都精索静脉曲张费用
哈尔滨白带异常医院哪家好
昆明哪的妇科医院看的好
上饶专治男科医院
郑州治白癫疯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