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打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1:38:48 来源: 静安信息港

又值岁末,到处都是置办年货的人们。超市里万头攒动,象即将干涸的鱼塘。混浊的空气,令人喘不过气来!电工刘阿大买了两瓶茅台两条苏烟,象条受惊的泥鳅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钻了出来。  骑上电动车,阿大觉得舒服多了。瞅一眼放礼品的蓝色帆布拎包还瘪着,心儿一凉,这点东西能拿出手吗?这可是两千多块钱的礼品!再回去买点?阿大有点心痛了,头一懵,差点从车上栽下来。  昨天下午,好友小李神秘兮兮地把阿大拽到一边,悄悄的告诉他:春节前厂里又要搞“末位”淘汰了!劝他近要表现积极些。阿大头一昂,眼一挤笑了:“你说的是老皇历,末位淘汰已被叫停两年了,可能卷土从来吗?”阿大不以为然地拍拍小李肩膀说:“把心放肚里吧,工作嘛,一如既往按既定方针干!”小李气得直摇头,悻悻地走了。  回到家,吃饭时看着电视,阿大张着大嘴愣了!这些日子电视连篇累牍地报道美国金融危机,什么直击华尔街金融风暴呀,房市、车市危机,阿大认为这些事离自己太遥远了,还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吧!换台,遥控一按,进入“人与自然”,“动物世界”的节目。可是,现在你看:广东工厂倒闭,民工返乡,显然,裁员的风暴离这也不远了!那么下岗分流,末位淘汰必然会接踵而至。因为改制后的企业经理和私营老板一样没有“婆婆妈妈”的管束,出台什么样的减员措施,只要不犯法,就不会有人干涉或侵犯他们的“领地”。小李的话真的要被验证了!  前两年,每当听到,下岗,买断、末位淘汰等字眼阿大头都要炸了,因为这些都是与他这样的平头百姓有直接联系的,这些令人心烦新名词都是谁创造的呀!唉,中国的文字太丰富了,阿大知道,类似的词那些文人雅士还会不断创造出来。现实的问题是,阿大要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躲过这场危机,那么,怎么办,送礼!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当晚阿大睡了个好觉。  阿大的媳妇是离这儿七十多公里霞县县医院的医生。她家在霞山角下的二十五里桥,那里泉水叮咚,是个风景如画小山村。可能是满山遍野都是果树的原因,她的名字叫:高果。阿大呢,只叫她阿果  五年前的秋天,阿大去霞县安装设备返回,客货车在二十五里桥停下小憩,一个头系白毛巾的老汉招呼他们买苹果,告诉他们可以自由采摘,而且价格便宜。他们几个人拿着筐发疯般的钻进果园,专拣大的红的摘,阿大有经验专摘朝阳一边的!他边吃边摘,由于过于专注他一头撞到一个人身上,只听呀的一声,一个白衣女子立在他面前,直盯着他。原来她正在采摘缠绕在果树上的葫芦。阿大吓了一跳,直说对不起,缓过神来发现女子身穿白大褂,觉得很蹊跷,便问:“你是给果树打药治虫的吗?”女子笑了:“我不是治虫的,我是治人的,专门给人打针的!我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这果园是我家的!”这女子说完头一昂,长长的秀发被甩在脑后,显得有些傲气。阿大仔细一看她的白大褂上印有某卫生学校字样,一缕阳光透过树层照在她的脸上,白皙的双颊泛出两朵红晕。阿大心想一定是霞山甜美的甘泉滋养出了她这样白白的皮肤;是蜿蜒陡峭的山道造就了她那长长的腿,细细的腰。  望着亭亭玉立的姑娘,可能是神赐给阿大的勇气和力量,他双手一拍,大声说:“我姑夫是县医院的副院长,工作的事你去找他看看!”  阿大曾仔细查过家谱,从老祖宗到他这一代三百余口没有一个当官的,甚至连个班组长都没有,亲属中的副院长还是外姓人,他家从来没沾过什么光。不过,今天有机会向姑娘炫耀,还是值得高兴的!姑娘飞快的拿来了笔和纸。阿大写了简短留言,大意是:阿果是他师傅的独生女,关于工作的事,在不违反政策的情况下给予照顾……云云。  告别时,阿果送了他们每人两个葫芦。回到家三个多月过去,阿大渐渐的将此事忘记了。没想到,一个艳阳高照的上午,阿大接到一封信,里边装有阿果在县医院的工作照,那顽皮的笑容搅动着阿大的心。从此,他们电话短信不断,情感日日升温,一切都那么自然,不到一年他们结婚了。  阿大其实长得很帅。这对金童玉女本应享有恋爱那花前月下耳鬓丝磨的甜蜜,无奈的是阿果工作太忙,他们之间又隔着一百多里的山和水,只好用电话来倾诉衷肠,结婚半年后阿果又去进修,拿到本科文凭,现在阿果已是一名医生了。人生呀,真是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啊!他们生活的虽然令人羡慕,遗憾的是,结婚五年多了至今没有孩子。有人给阿大开玩笑:“你守着如花似玉的媳妇,不要孩子,是不是只瞎公鸡!”阿大听了并不恼。  这些天小李提前半个多小时上班,扫地、打水忙得不亦乐乎,看着满头大汗的小李跟着段长屁股后面要活干,阿大心儿有点酸。小李要是被淘汰了,拿几百块钱的工资,媳妇下岗,孩子上学可怎么生活呀?可是金融风暴来的这么猛烈,谁又能顾了谁呢,还是各扫门前雪吧。阿大决定,今晚就去送礼。  去年,车间主任家装修,进行灯具安装,阿大去帮忙。干活时,主任媳妇不断往他口袋里塞烟和糖果,看得出来是一位朴实的好大姐。那么,今天她硬是不收礼咋办?阿大想着想着,心里沉甸甸的,不自觉间,拿出了瓶当地产的烧酒,人称“晕得快”。一仰脸喝了一大口,新闻联播演完时,已喝了大半瓶。想到主任和蔼可亲的目光,觉得不会不给面子,至少不会把他赶出来,那一切都可好办了!酒壮英雄胆,阿大不再犹豫了,又喝了口酒,包一拎,“飘”下了楼。  此刻,他站在厂东生活区2号楼下,看着3楼车间主任的居室,他亲手安装的水晶吊灯正放着迷人的色彩,想到吊灯上可爱的卡通造型猫咪齐齐正向他招手,阿大差点笑出了声,便一歪一斜的快步上楼。  “笃,笃”门吱扭一声开了,怎么水晶吊灯没了!变成了长长的日光灯。车间主任也变成了漂亮女人!这是哪里呀?阿大吓醒了酒,仔细一看是4楼厂妇女主任闫丽家。“完了!完了!多上了一层楼……”阿大一边说一边想往后退。  “不晚,不晚,名单还没报上来呢!”闫丽是苏州人,普通话带有“蛮”音十分好听。可能怕邻居看见阿大送礼,一把将阿大拉进来关上门。慌乱中也没听清阿大在说些什么。这两年效益好,今年工会组织先进工作者先看洛阳龙门石窟,又飞九寨沟,阿大是晚婚晚育的先进也去了。“计生先进”一般是给基层书记和工会主席的,万余人的厂工人的名额只两个,莫非,今年还想当先进?闫丽狐疑的看着阿大,看着还不太清醒的阿大,闫丽好像有些生气,严肃的说:“晚婚晚育先进对你来说是不合适的!你媳妇都30岁了,该要孩子了,下一次我可不会提名你当先进,你单位报你我也不批!”闫丽拍了拍阿大肩膀嘻嘻笑了。  也不知如何下楼回到家的,阿大觉得很窝囊,一头倒在床上,反复思量,一夜没合眼  这两天阿大情绪非常低,昨天政宣处来个小伙子给他照相,干什么用的他也不说,阿大心里更烦了。  下班了,还没到宣传栏,就看见那儿围满人,都在全神贯注的看着。阿大挤上前,他的照片在第三栏,还是晚婚晚育积极分子!他心里酸溜溜的,高兴不起来。突然,阿大双手拍腚,一蹦好高,想喊没敢喊出来:“我是先进,淘汰不了了!”他快步向门口走去,赶紧回家告诉阿果。  刚到门口,一个穿警服的拦住了他,是门卫老王。难道送礼的事暴露了,保卫科都插手了,进了警卫室,阿大一眼看到自己礼品包,心想完了!老王将包递给阿大说:“你老表给你送来的,他有事急着走了,你是有福人,你看这礼得多少钱!”  阿大拎着包,心里说不出是高兴还是惭愧,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流下来。 共 297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性冷淡致使阴道干涩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男科哪家好
云南专治癫痫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