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音小说老侉放刀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4:08:23 来源: 静安信息港

嵇有财临死时说了一句话:“好快刀!”  大家说:“他说了一句真话。”但就这一句话,让他白死了一回。    西北风吼着,天气干冷干冷。山东老侉来到了嵇有财家。  嵇有财是一个小地主,有百来亩地,有一个长工。现在长工已回家过年。嵇有财也便提前进入了过年的日子,这不,他正围着火盆喝着小酒。  “嘣!”一颗玉米从火盆里炸响,嵇有财伸手捡起,放到嘴边吹着,吹去塘灰,也吹去热气。然后放到口中,有滋有味地嚼着,嚼好咽下,又抿了一点酒。  “你还好意思来!”嵇有财先发制人,对进屋的老侉说,“你的哪叫刀,杀人都杀不死。要钱没有,要刀你拿走。”  老侉取下狗头帽,头上冒着热气。  “您不能这么说。”他说,“小小一把刀,您不愿给钱就不给,这也没什么,俺全当是被毛贼偷了,但您不能说俺的刀不好!”  “这么着吧,”老侉从大挎包里掏出一把新刀,递给嵇有财:“我换一把给您用,您用后觉着好,明年我再来......”    又是冬闲时节,再过十来天就过年了。山东铁匠来到这里“收帐”--麦收前放的刀,现在来收钱。这在当地,叫做“放刀”。  铁匠是山东人,自然操一口山东口音,侉腔侉调,大家听着很新鲜,便不问他的姓名,只叫他“山东老侉”。当然,对当地种田人来说,真正感兴趣的,不是他的口音,而是他的刀。  老侉打得一把好刀。到底怎么个好法,过去了几十年,现在的人也说不清了。当地的老年人说:“肯定好。不好能从山东卖到我们这里?”问老年人是什么刀,老年人描绘说,是一种砍刀,有点像农民起义军身上背的那种刀。用来割麦子,绑在一根长棍上,用绳子拉紧,挥动一下,麦子就倒下一大片,“当然,比不上现在的收割机。”老人说,“但比小镰刀割要快多了。”  当年,这里十里八乡都用老侉的刀,大家都夸好,尽管手头穷,但老侉来收帐时,都给钱,而且约老侉明年再来放刀。只有嵇有财,年他说放给他家的刀不快,影响了他家麦收进度。老侉够仗义,不仅没有收嵇有财的钱,还换了一把刀给他。有人对嵇有财说,你不应该欺负人家外地人,大过年的,人家跑一趟也不易啊。嵇有财说:“他不容易?这年头谁容易!我就是不给钱,看他能怎么着我!”    又是西北风吼着,天气干冷干冷。老年人说,那年头没有“暖冬”这一说,一到冬天,河里总结着厚厚的冰,人们肚里缺食,身上缺衣,冻得无处躲藏。  而且这一年来风起云涌,走南闯北的人回来都神秘地窃窃私语,有说县太爷被赶下了台,新来一个不叫县太爷改叫“县长”,还是一个大学生。还有人说山东闹得更凶,地都分了。说到山东,大家便想起了老侉,都说世道不太平,道上难走,今年老侉也许不会来了。  嵇有财又提前过年了。他照样用火盆炸着玉米花,就着小酒。听说老侉可能不来了,他简直有点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省下了买刀钱。他对自己肥胖的老太婆炫耀说:“你知道穷鬼是怎么当上的吗?没有前后眼,多花冤枉钱,所以他们就这么一辈一辈地受穷吧。”老太婆一高兴,说我给你炒个菜吧。嵇有财说:“炒什么炒?喝酒不问菜。过日子要会算计,能省就省,能赖就赖。明年,我要想法把那几户穷鬼的地盘过来......”  就在这时,老侉推门而入。  搅了发财梦的嵇有财觉得肚里窝火,他明知故问:“你、你又来干什么?”  老侉坐下,摘下头上的帽子。嵇有财一看,“哟,混得不错嘛,买了新帽子,还是棉的......”  老侉不紧不慢地说:“穷人连顶新帽子也不能买?难道世世代代要戴穷鬼的帽子?”  嵇有财走进里屋,出来时手里拿着一张大刀片,“当”地一声扔在了老侉的脚下。“你的这叫什么刀?耽误了我长工的多少功夫。”  老侉弯腰捡起大刀,说:“这把也不快?”  “不快!”嵇有财答。  “那--您看这钱?”  “你还要钱?我没让你赔我钱就不错了!”  “你用我的刀,还让我赔你钱?”  “是啊,你耽误了我的农时,光磨你这把破刀就花了多少功夫。”  “磨刀不误砍柴功嘛。你还讲不讲理?”老侉急了,声音高起来。  嵇有财一看,岂能让一个外地人占了上风,他耍起了横,冲着老侉吼道:“你给我滚!要讲理,你找讲理的地方去!我这里就不讲理,你能咋的!”  一边说一边推推搡搡,把老侉推到了院子里,自己返身进屋关了门。过了好一会,老侉觉得头冷,原来帽子还在屋里。  低矮的院墙外有许多看热闹的脑袋。  老侉回身去敲门。嵇有财的老婆恶狠狠地问:“你再来闹,我们要报官了。”  老侉隔门说:“我--我要我的帽子......”  门开了一条缝,老侉的帽子被扔了出来。不偏不倚,落在了一滩糖鸡屎上,老侉一看,怒火腾腾地往上窜。他看了看手中握着的大刀,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只一脚,老侉踢开了嵇有财的屋门,接着,像捉小鸡一样地把嵇有财提溜出来,说:“当着这么多乡亲们,你说,我的刀是快还不快?”  尽管四爪不沾地,嵇有财嘴里还是不肯服软,他大叫道:“不快就是不快!”  “今天,我要请乡亲们为我的刀作个见证!”说完,老侉手起刀落,嵇有财顿时身首分离......    县长是个年青人,他不穿县太爷的那种官服而穿中山装。听完嵇有财老婆的哭诉以后,他问道:“你说老侉那刀到底快不快?”  妇人说:“快,不快能一刀砍下人头?哦,不快!人头不是麦子......”  县长想想也是,这刀快与不快,好像也没个标准。这案子如何了断呢?  正在犹豫,师爷附耳密语了一阵。县长一拍惊堂木,高声叫道:“宣证人到庭。”  几位乡邻站在了庭下。县长问话:“老侉放给嵇有财的刀快是不快,你们谁能作证?”  有人说快,有人说不快,县长止住众人,只问杀人当时情形。一个后生站了出来,说:“小民当时就在现场,看到苦主嵇有财被老侉一刀砍下头来。那头滚了两滚,停住后还能说话。”  “还能说话?他说的什么?”县长问。  庭下后生答道:“他说‘好快刀’!”  县长哈哈大笑,笑过说道:“既然他本人以身试过,说是快刀,当可采信。谁人不信,也可以头颅一试。”  第二天,县衙门前贴出了布告,上略云:    查嵇有财命案,系放刀老侉激于死者谓其刀不利,不与刀资,老侉一时兴起,斗杀死者。死者毙命之前,已然承认“好快刀”,足证其诬言不实。祸因贪婪,事发偶然。本县判决:刀资因人死不再追索,人命因贪心亦不深究。各安本业,切切此布。      共 243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怎样治疗勃起功能障碍见效快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