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圣君归来 第069章 ‘你们在说我吗?’

2020-02-15 20:16:19 来源: 静安信息港

重生之圣君归来 第069章 ‘你们在说我吗?’

南海市,虎啸庄园,执法堂南海市驻地。

江南省的执法堂高层齐聚南海,本来是为了欢迎总部供奉欧阳青云的,执法堂内部对于这位欧阳宗师的秉性喜好都很了解,果不然,虽然欧阳青云嘴巴里训斥他们劳师动众,但是,对于这盛大的欢迎仪式,欧阳青云是极为满意的。

欧阳青云月亮湖之行,并没有让这些江南省执法堂高层随行,这位欧阳宗师更喜欢一个人去装..逼。在他看来,月亮湖之行,就如同是去享受那种被‘凡人’顶礼膜拜的感觉,顺便杀个人而已。

随后,这些江南省执法堂高层还没有离开南海市,就得知了欧阳青云被杀的消息。

众多江南省的执法堂高层再次齐聚于此,大家从接到消息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

***********

坐在下首的方无涯,脸色蜡黄,表情凝重,一言不发。

方无涯是南海市执法堂处长,此前在外执行任务受伤,此前养伤未归,这次要不是欧阳青云来南海,他也不会急忙赶回来。

不过,此时的南海市执法堂,已经聚集了整个江南省的高层,他也只能够屈居下首。

坐在上首的,江南省执法堂堂主任文峰洪声说道:“欧阳宗师陨落,消息已经呈报总堂,总堂极为震怒!”

堂下众人一言不发,也无人敢言。全部静如死灰。这个消息确实太震撼了,总部供奉欧阳青云和秦沧海在月亮湖交手,湖水倒流,寒冰飞溅,欧阳青云被全面压制,最终惨遭灭杀,这个消息太震撼了。

“这个秦沧海到底是何许人也?”姑苏市执法堂处长郑伯言说道。

执法堂明面上的机构是执法处,在各市的负责人称为处长,只有各省的主官才可称为堂主,是为分堂堂主。

无人回答,因为没人知道。

他们得到的消息,这个神秘少年突然出现,未及弱冠,一身实力超凡,欧阳青云几乎是被吊打、灭杀。

***********

“据我所知,欧阳宗师拿下了南海市这边的一个女叛逆,很明显,这是内外勾结,这件事,方处长是不是应该给个说法。”一声阴测测的声音响起。

说话之人,便在方无涯左手边隔着一位的位置。

这人年约三旬,面白无须,瘦削狭长的脸孔将五官的比例拉得有些长,看上去颇为失调,予人一种阴冷的刻薄。一双狭长的眼睛,此时精芒闪烁,斜睨着方无涯,显出几分不屑和幸灾乐祸。

此人是CZ市执法堂处长独孤寅,向来和方无涯不对付。

“我南海市的事情,我自然会料理,毋需独孤处长关心。”方无涯冷声说道。

“这可不是你们南海市一家的事情了。”独孤寅阴测测说道。

“独孤寅说的没错。”彭城市执法堂处长顾伟虎开口说道,“冯晓芸涉嫌叛逆,这件事必须查一个水落石出!”

其他众人,也是纷纷点头

。欧阳青云陨落,整个江南省执法堂都难辞其咎,南海市更是如此,现在,南海市内部可能出了问题,这对于其他执法堂之人来说,是再好不过的帅锅对象和借口了。

***********

方无涯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方无涯秉性正直,是执法堂近年来涌现的中青代高手,他对于执法堂现在的狂妄、霸道、浮夸以及奢靡风气早就看不惯了。屡屡就此进言,显得极不合群。

他赶回来之后,就听说欧阳青云将冯晓芸拿下,为此方无涯还找到欧阳青云据理力争,愿意为冯晓芸作保,但是,毫无作用,反而引来欧阳青云的训斥和辱骂。

方无涯坐镇南海,和冯家关系亲密,甚至冯晓芸加入执法堂,也是他一手操办。方无涯不认为冯晓芸有问题,也不希望冯晓芸有问题,因为那样的话,他也难辞其咎。

好在冯晓芸一直咬紧牙关,并没有承认和陆展堂被杀有关系。

但是,现在欧阳青云陨落,这使得这件事变得复杂起来了。

“陆展堂被杀,唐一然供奉被杀,迷雾重重。”任文峰开口说道,“冯晓芸是现场唯一存活的人,她身上的嫌疑是洗不掉的。”

“欧阳宗师此前怀疑冯晓芸,也是有理由的。”

“更何况,秦沧海和欧阳宗师交谈之时,亲口承认欧阳宗师动了他的人。”

“所以,冯晓芸就是我们目前追查此事的突破口。”任文峰冷冷说道。

“所以。”任文峰冷眼看了方无涯一眼,“方无涯处长,现在你被暂时解除南海市执法堂处长的职务,会有人护送你前往燕京总部述职。”

方无涯目露愤怒,‘护送’?说的好听,这其实就是押送。

就在此时,他身旁的独孤寅和顾伟虎同时出手,将他拿下,并且封住了全身功力。

“任堂主,我方无涯对执法堂忠心耿耿,你这么做,未免让属下寒心。”方无涯愤怒说道。

方无涯一脸悲苦,环视众人,即使是和他关系一向还算不错的几人,都避开他的视线。

“好好好!我方无涯为执法堂赴汤蹈火,没想到现在落到这么一个下场。”方无涯一脸悲愤。

“带走!”任文峰没有理会方无涯的抗议,一挥手,两个黑衣人上来,直接将方无涯带走。

欧阳青云陨落,江南省执法堂必须给总部一个交代,还有比方无涯更好的背锅人?!

***********

“种种迹象表明,冯晓芸和那神秘少年秦沧海关系匪浅。”任文峰阴笑一声说道,“这是我们可以利用的。”

“堂主英明。”顾伟虎一拍大腿,“我们可以用冯晓芸做诱饵,引诱秦沧海上钩!”

“可是,秦沧海实力之强,我们即使是将他引来,也拿他没有办法。”有人立刻说道。

“秦沧海实力是强!”独孤寅阴测测说道,“但是,他能强过枪炮吗?”

“说的没错!”顾伟虎一拍大腿,“到时候,我们可以设伏,我们彭城执法堂有一位狙击高手。”

“不仅仅是狙击手,我们还可以调动驻军,手雷,火炮,乃至是装甲车、坦克,绝对让那秦沧海有来无回!”独孤寅得意的笑着。

“说的没错,现在已经不是个人实力称霸天下的年代了。”

“这不就有办法了嘛。”任文峰满意的点头,“我们江南省执法堂还是很有战斗力的!”

“堂主英明!”

“堂主说的没错!”

“那个冯晓芸据说长得非常漂亮呢。”

“老莫,你什么意思?这是要给秦沧海戴一顶帽子?”

“是啊,老莫,你就不怕秦沧海灭了你?”

“怕个屁,我让他有来无回!”

“哈哈哈!”

就在众人正兴奋的大笑时,门口突然传来一个悠悠的声音:“你们在说我吗?”

本文标签: